金铃索最可爱啦୧(๑•̀ㅁ•́๑)૭✧

「刀剑乱舞同人/骨喰藤四郎乙女向」如舟靠岸

「如舟靠岸」骨喰藤四郎x审神者

……
面前这本册子上记满了这次舞台剧的台词。米黄色的纸张上,娟秀的字体如蝴蝶般快要翩翩起舞。我无奈的摸着额头,任由耳旁那缕长发遮挡住视线。也不敢去看坐在对面的人。
其实我是不想参加的,但因为在前几天鲶尾当我的近侍,给我收拾办公桌时,碰巧看到了我那张校园的校园祭舞台剧报名表,就和粟田口的孩子们自作主张的给我填了信息,给我报了上去。
结果我就抽到了公主的角色,但我很不开心。我本来性格就不活跃,天天一个人独来独往。虽然和短刀们在一起呆的时间长了点,但也不代表我可以参演这个角色啊!
我满脸复杂的抬起头,望向对面的少年。他披着一头似紫琉璃般的及肩短发,清澈的紫眸深邃而又晕着神采。
「那……我们就继续来对台词吧……」我偷偷瞅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说着。想象骨喰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的表情。
「嗯。」
他认真的点点头,拿起自己前面的台词本。窗外由于是梅雨季节,刚经过细雨清洗的本丸有如笼罩着一层氤氲的薄雾,犹如糖霜般弥漫着本丸的景色,苍翠的田野间一抹抹清凉的岚烟浅笑着舒卷。
为什么我的脸……会微微红烫……
我紧张的拿起台词本,寻找着公主的台词。
「请告诉我您的遵命,公主殿下。」
充满暧昧的台词从他口中吐出,并没夹杂着任何其他的心思。我失望的准备开口,想接下来台词。
「是,我的名字……」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骨喰认真的看着我,一双琉璃的眸子盯着我,让我浑身不自在。
「主上,您又说错了。」他认真的看了一眼本子,对我开口答到。「应该是‘是,我亲爱的勇士,我的尊号是毒苹果公主。’」
我懊恼的拿本子拍了拍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拉起他的手兴奋的说到:「那个,骨喰……我想和你练习一下剧情里的舞蹈。」
骨喰微微愣了愣,随后就答应了。
「好。」
这清冷的声音,就如同伴雪的清脆铃声,甚是悦耳。
我也不知道,我是何时被这声音的主人勾去了魂魄。
在我发呆之时,我和他已经来到了庭院外。由于当初乱在看我从现世带来的杂志,被书上的一副向日葵花海不禁给迷了眼。于是在我的窗外中了一片向日葵。
                   金色的向日葵依旧 朝着太阳微微含笑。轻风拂过,满天满地的向日葵发出了彼此之间枝叶摩擦的轻声,仿佛发出了一阵一阵低低的浅笑。
「主上……还记得舞步吗?」骨喰很是自然的拉起我的手,和我漫步在这向日葵中。他温柔的浅笑着,平日里很是淡漠的表情此时微微扬起了一抹弧度,唇角犹如上弦月般。「前后,左右,并脚……」
我此时连说话都是微微颤着的。胸口那里的心脏犹如小鹿般不争气的狂蹦着。「嗯,还记得。」

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清香,向日葵怒放在我们四周。犹如被揉进阳光,我看见骨喰的笑容,很是意外。我跟随着他稳健的脚步,在阳光中犹如蝴蝶般翩翩起舞。
前后,左右,旋转……
我不禁被眼前这人迷失了视线。一时无意踩到了骨喰的脚,慌张的抬头看向他。却只见他眼眸宛如月夜星河般深邃而又明亮。少见的笑容温暖如春。我蹦蹦直跳的心脏缓缓平复下来。很是安心的笑容。
论出身,他不是最高贵的。
论能力,他不是最出色的。
论外貌,他不是最突出的。
但是,很不可思议的,他的一颦一笑,他的一举一动,他那挥舞着保护我的剑影,他那无奈望着我调皮的兄弟的面容,他偶尔流露担忧焦虑的眼神……
——无法被人无视。

一个回旋,蓝色的百褶裙裙摆飞扬。前后 左右……
「骨喰,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不由自主的,我的心意就着金色的向日葵,传达过去。但是声音极小。不知有没有被他听到。
「……主上,我也喜欢你。」骨喰背对着阳光,经过树丛细细筛选的碎光照耀在他温柔的脸庞。

向日葵の花语——沉默的爱。

评论(2)
热度(22)

© 振早见歌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