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早见歌城

金铃索最可爱啦୧(๑•̀ㅁ•́๑)૭✧

画了好几天。
8月31日公主殿下生日可我那天早就返校了嘤嘤嘤ε(┬┬﹏┬┬)3
提前祝公主殿下生快!
这是一个14岁的低龄板绘新手的作品,可能不太好看

骑士团参见公主殿下!
其实这幅画画好几年了,我记得是在2015年那年吧。很久不手绘导致现在上色居然和当年一比还退步了。

你的眼里溢满了星空。

下辈子我愿成为一只九命猫,第一生我想去流浪……

岁月静好。
今天依旧不想画画,不想码字。

时光荏苒,我依旧很好。

最喜欢的一个写刀剑乱舞同人的太太更到第二个阳之局系列时突然不更了。
还说了什么“阿写同人文就是带着镣铐跳舞”之类糟糕的话。
嘛,那就也让我来接下这项任务吧。

『竹影扰风』6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的。”能和式神心里沟通的神乐把正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的辉夜姬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也把大天狗转成式神的存在?”晴明蹲在哭泣的辉夜姬面前,从袖中取出一块干净的手帕,轻声地安慰道。
  辉夜姬用手抹着泪水,双眼红通地看着眼前的阴阳师。
  神乐看着哭的死去活来的辉夜姬,不由得轻叹一声。
  晴明揉了揉辉夜姬的长发,面带微笑地道“放心,我肯定会把狗子……不是是大天狗召唤回来的。之前我怎么帮你收复灵魂的难道你忘了吗?”
  辉夜姬抽泣着看着晴明。晴明站起身来,合起折扇,手指合一,道。
  ”诺诺孤孤,左带三星。天翻地覆,九道皆塞。使汝失心,苡此迷惑。以东为西,以南为北。人追我者,终不可得。明星北斗,脚闭千里。六甲反长,不必祸央。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金色的光芒如同一颗颗小太阳般亮起来。一道闪耀着金光的五芒星阵也就出现在脚下。洋溢着暖意的风笼罩着晴明等人。
  随后,从那光芒中,一双有力的翅膀拍开,一个小到如同一个抱枕般的孩子出现在那阵中。他有着一头金色的短发,一双黑色的翅膀在背后拍开,那双好像装满了大海的眸子灵动而又熠熠生辉。
  “吾乃大天狗!”那孩子也很是礼貌。
  “他现在因为能力不足,所以暂时恢复幼体。也就麻烦你来带了。”晴明眼中含有笑意。
  辉夜姬晃了晃脑袋,那泪水还停留在面颊上。一道红晕爬上她的耳根。
  “嗯!”
  ——【竹影扰风】完
  作者有话说:这个小段子太难了啊啊啊啊啊!好几次想要放弃但还是坚持的撸完了,我多辛苦啊!(。•́︿•̀。)

「竹影扰风」5

  “真是的,哥哥到底在干什么啦,”神乐脚上踏着那双高高的木屐,闷闷不乐地踢着脚下的石子,“天天跑到外面和白狼姐姐比拼箭术,大拇指那边都受伤了,也倔强地不让桃花妖,樱花妖和萤草她们来治疗。”
  “没有办法,博雅在白狼面前一直是那副逞强样子啊!”晴明无奈地摇摇头,“都知道自己受伤了也逞强的说要让伤口自己好。害得你也得陪着我这竹林寻找药草。”
  “小白昨夜也是糊涂,二话不说就抱着酒吞跟红叶的酒拼命地喝,早上起来一看睡得都叫也叫也不醒了,还好人家红叶没说什么。”神乐踢着石子,打着油纸伞在竹林里穿梭着。晴明便走在她的背后,时时刻刻保护着她的安全。
  “救……命……救……命”虚弱的声音传来。神乐警觉地抬起头,四处张望。连晴明也听到了。
  “晴明,怎么回事?难道这竹林里还有别人?”神乐回过头,一双眼眸里写满了疑惑。
  “不知道,有可能是落难于此的游人,也有可能是竹林里诱惑人的妖怪。”晴明“啪嗒”地打开了五骨扇,立即脚步加速走向神乐。
  “如果是落难于此的游人我们就将他救起,如果是诱惑人前往的妖怪我们便将它收服。”神乐手腕一抖,几张泛着米黄色的符咒便出现在她的指尖缝中。
  “就算是如此,我们也要防患于未然。”晴明仰下头,对着五骨扇念念有词,“天逢,贪狼,一阳星君。天内,巨门,地生星君。天冲禄存!”
  话音刚落,一道透明得如同泡泡一般结界从神乐和晴明脚下升起。那道结界笼罩着两人,看似很脆弱的结界其实十分坚硬。
  “声音是从眼前的那根断竹传来的。”神乐皱着眉,轻声道。
  晴明两眼一合,开启了可以看向阴间的能力。
  “果然。”晴明打着五骨扇,右手食指和中指合拢,口中念念有词道。
  “急急如律令!”突然,晴明喝了一声。随后,那道断竹开始发起了萦萦的绿光。随后,神乐感觉身边的空气暖和了一些。几缕烟从那竹中冒出来。
  那道身影分明就是一个女孩模样。 长长的,宛如漆黑的、夜空的长发如瀑布般散落在脑后,熠熠生辉的眸子就像两块琥琥珀镶嵌在那吹弹可破的脸颊上。一身宽松的明黄色的和服松垮垮地套在身上。纤纤玉手裸露在宽大的和服水袖之外。她就像一朵不沾染世间灰尘的清莲。
  “我乃是细竹赫映姬,几百年前在前往月宫之中曾有三缕灵魂附在着植物身上。”细竹赫映姬毕恭毕敬得看着晴明,道“想必眼前的二位应该是阴阳师吧。既然是阴阳师,那就请救下我吧。”
  “你就是那几百年前被传闻吹的有着倾国倾城,花容月貌的细竹赫映姬?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个传说,没想到是真实存在的。”神乐收起那把粉色的油纸伞,眨了眨眼。
  细竹赫映姬苦笑着把事情的来由经过讲给了晴明和神乐。神乐提议道,“晴明,如果想让她保持灵魂的话,就应该让她成为式神。然后在通过阴阳师身上的灵力慢慢滋养灵魂。”
  “正有此意,”晴明意犹未尽地看了一眼神乐,道“但是我之前也是刚刚收服的阎魔,目前精神力不够。我就把细竹赫映姬加于你的式神吧。”
  细竹赫映姬看了看神乐,神乐也看了看细竹赫映姬。
  “好。”
  “那么好极了,”晴明往后退了两步,双眸突然溢起了金色的光彩。
  ”诺诺孤孤,左带三星。天翻地覆,九道皆塞。使汝失心,苡此迷惑。以东为西,以南为北。人追我者,终不可得。明星北斗,脚闭千里。六甲反长,不必祸央。急急如律令!”
  一道闪烁着金色光辉的五芒星阵从神乐脚下升起,洋溢着暖意的风笼罩着神乐和细竹赫映姬。淡淡的金光萦绕着神乐和细竹赫映姬。
  “谢谢,”细竹赫映姬感激地看着神乐,“未来神乐大人的恩映姬会慢慢报报答的。”
  “你以后也就更名为‘辉夜姬’吧!”神乐看着她眼前那位披散着如黑夜般长发的女孩,道。

之后把坑补完我就不想写阴阳师了,感谢点进来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