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索最可爱啦୧(๑•̀ㅁ•́๑)૭✧

『阴阳师同人/大天狗x青行灯』夜半听灯(下)

    『夜半听灯』
      她没有反应过来,众人也是没有反应过来。
  下一秒她狠狠地摔到了地上。银白色的长发如图青莲花般盛开在地上。那双青色的眼眸就宛如一块熠熠生辉的绿宝石,白皙的肌肤赛雪。那一身青色的和服松垮垮地搭在她的肩上,仿佛拉扯一下就会掉下来。那双赏心悦目的美腿裸露在和服外面。此时因为摔到了地上,被地上的一些小石子和粗糙的地面擦伤。就好像是一张白纸被泼了墨水一般。
  大天狗站在她后面,眼神微愣了愣,随后抓住了她的双腿,轻轻地把她抱在了怀里。在晴明身后的那些女妖羡慕的眼神中,大天狗抱着她,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汝这狼狈模样也真当是违法了大义。”
  大义?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大天狗把她的脑袋按向了自己温暖的怀中。
  “不要看。”
  紧接着,一片乌黑的鸦羽散落到了地面,一阵强烈的风吹起了她发上叮铃作响的发簪头饰。大天狗把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好像是怕伤害到她。
  如果时光能定格在这一刻,该多好。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对面的黑晴明已经被打败了。安倍晴明欣喜地叫了一声大天狗的名字,却不知大天狗早已抱着那位银发青衣的女妖离开了。
  在一阵“扑啦啦”都响声中,大天狗抱着她缓缓降落在一棵大樱花树下。小心翼翼的安放好她后,就迫不及待地问她。“汝的名字是什么?”
  “我,我没有名字。”她难过的回答“我之前一直是一盏巫女供奉在神像前的灯,我什么也不知道。”
  “那……”大天狗思考了一会儿,“汝身上和服的颜色为青色,汝又是一盏能行走的灯妖怪。汝就叫‘青行灯’吧!”
  青行灯?也就是说,她的名字叫青行灯吗?
  那么多年以来,她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
  她嫣然一笑,青色的双眸就好像盛开了两朵青莲花般。
  却不知此时樱花在她面前飘落,大天狗脸上已经红到了耳朵尖。
  他细心地为她那白皙的长腿用绷带包扎好。青行灯也觉得自己在梦中。
  隐隐约约听到了大天狗的话。也感受到鸦羽从她的双眸,脸颊,和嘴唇吻过。
  “等我。”
  等到了早晨,躺在大樱花树下的青行灯被带有露珠的樱花唤醒。她睁开朦朦胧胧的双眼,只见她身旁放着一盏纸油灯。而那位在晚上细心给她包扎伤口的男子却已经不见。
  就好像一场梦一般,他没存在过。
  但她身边散落在地上的鸦羽,却告诉她这不是一场美丽的梦。

  她乘坐在修长的纸油灯杆上,已经游览了大半个日本。
  她曾经到过那就宛如雪国一般的北海道,那白雪与她白皙的肌肤相映衬。
  她曾经游览过那妖力厚重的四国,她也曾经悄悄造访过她以前呆的神社。取代消失的她的位子上,摆放着一盏闪烁着红光的蜡烛,她微微一笑。
  她曾经坐在大阪的一棵樱花树上。重重叠叠的樱花遮掩着她温暖的笑靥。
  “可是,我为什么找不到他呢?”
  她游览日本,其实是在找他的痕迹。
  在妖界的传言中,有一个名唤“青行灯”的美女妖怪,乘坐在一杆灯上,在日本搜集着大大小小的怪谈。她乐于助人,看到弱小的妖怪被欺负,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干掉对面的强大妖怪。
  于是她练成了“吸魂灯”这一让妖怪惧怕的技能。
  是的,她搜集怪谈,是为了能在怪谈中听取到他的事迹。
  她游览日本,是为了能追逐到他的脚步。
  她乐于助人,也只是为了能让自己变强,好让自己配得上他罢了。
  在她孜孜不倦地努力中,她也通过了自己的努力觉醒。昔日那陪伴着她的那盏破旧的纸油灯也只是因为是他送给她的礼物,被她练级到了那盏漂亮的青莲灯。
  “你知道吗,现在在日本,有一个叫青行灯的女妖怪十分地强大。估计等级应该是ssr。”
  她的传说被妖怪散播到日本各处。
  有一天,她乘着那盏熠熠生辉的青莲灯,经过了那妖怪口中惧怕的八岐大蛇。
  那墨绿色的巨大的大蛇爬在地上在扭曲着表情龇牙咧嘴地看着她。
  “小小女娃竟敢闯入我八岐的领地?”那大蛇嗤笑一声。还不等青行灯发话,那大蛇便开始发起光,召唤出一个个巨大的墨团直朝空中的青行灯而去。
  青行灯心中默念,那灯便载着她快速升空。
  “哼,居然敢袭击我青行灯!也不想想我是谁,是你们能奈何得了的吗?”青行灯双手握紧了腿下的青莲灯杆,眉头紧皱。脑后青丝如瀑,由于她的紧张,全身散透出强大的妖力,和服的裙摆和长发在空中飘舞。
  那墨绿色的大蛇眼中的火焰摇曳着。在青行灯升空之时,它随即盘起自己长长的身体。蛇头一扬,那一个个光团边紧随着青行灯操控的灯杆而来。
  她青行灯一直是以追逐怪谈为乐趣的妖怪。即使最开始只是因为想打听那个在夜晚吹奏笙箫的金发男子的消息。但在追逐那大大小小的怪谈之中,也算是了解这妖界的信息。

  “哼!懦弱的灵魂没有存在的意义,还是由我收下吧!”青行灯右手食指和中指合一,眼眸中绿光燃起。紧接着她身旁出现一团团青色的光芒,随后一盏盏鬼灯燃起,直追八岐大蛇而去。
  而那大蛇似乎就好像看穿了她的弱点一般。那火焰以顺利不及掩耳之势窜到了她的眼前。
  “眼睛像红灯笼果,拥有八个头,所以全身分为八个叉,这是名字的由来。身上长着青苔、桧树和杉木,身体能把八个山谷和八个山岗填满。它的肚子总是血淋淋,像是糜烂了似的。本来被作为水神崇拜。它从高志来到出云,每年要吃一个女孩作为献祭。”
  从那弱小的天邪鬼口中听闻到的怪谈在青行灯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紧紧咬牙,双瞳死死地盯着八岐大蛇。
  膝盖受到了重重的一记伤害,青行灯隐藏在水袖中的拳头紧紧握住。随着她的心念,那灯快速地浮起。
  这绝对是她遇到最强大的妖怪了。
  那大蛇就好像看懂了她的心念,下一记伤害打在了她的脚腕。
  她失足掉下了那青莲灯的灯杆。
  “完了。”
  脱离了平时依靠的东西,她一次感到了恐惧。宽大的水袖在空中飘舞,就好像是一只断翅的蝴蝶从半空中落下。
  并未感受到背部撞击到地面的疼痛。只觉得腰部被托住。青行灯睁开双眸,一片乌黑的鸦羽散落在她身旁。那位金发的男子如往日一样小心翼翼地抱着她。那双好像溢满了整片大海的透明。
  “啊,是你啊……”自己等待了日日夜夜,曾在夜晚为他发呆的少年终于出现了。她却没有想象中的兴奋。
  “汝怎么可以那么傻。”随后,大天狗轻轻在青行灯的额头落下一吻。随之紧紧抱紧了她,巨大的黑色翅膀张开,将他俩环在这空间内。
  她感受到的是外面急速的疾风。
  ———————————————————————————
  夜凉如水。
  青行灯渐渐从睡梦中缓缓醒来。随后与她面前的那双蓝到透明的眼眸对视。
  “汝怎么会在樱花树下睡着,真是太不小心了。”
  青行灯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长发。
  “对不起啊,下午庭院的风真是太和煦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他一步上前,紧紧抱住了她。
  “你知道吗?听说酒吞已经把红叶追到了手呢。”
  “嗯。”
  “隔壁家的茨木也成功获取了小草的芳心哦。”
  “嗯。”
  “我在睡觉时,梦到你了呢。”
  “嗯。”
  ——《夜半听灯》完

评论
热度(35)

© 软兔酒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