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早见歌城

金铃索最可爱啦୧(๑•̀ㅁ•́๑)૭✧

【夜影扰风】3

  “不好了,不好了!”
  突然辉夜姬和桃花妖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声音。辉夜姬稍稍一侧脸,额头上的发丝随即跟着弧度也从闹前绕了过来。桃花妖也侧过头,看向了背后那位刚刚进了庭院大门的扫帚。
  其它在庭院休息的式神听到声音后,也都纷纷跟了过来。河童和鲤鱼精顶着泡泡从小荷塘里探出脑袋,坐在庭院上面云朵的阎魔和鬼使黑白也跳到了地上。坐在屋顶晒太阳的莹草也挥舞着那巨大的蒲公英从空中轻盈地跃下。
  那位从门中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的帚神此时已经喘着粗气,那细细的胳膊抚着树干,大口大口地喘着空气。
  樱花妖也早已来到帚神面前,轻轻地举起右手,使食指指着帚神的脑袋,闭上了双眸,轻轻吟诵着咒语。樱粉色的光顺着她的指尖传到帚神的脑袋。帚神中粉光之中,也慢慢恢复了力气。
  “觉得自己好多了吗?”樱花妖嫣然一笑,随后就往后离开。
  帚神感激地看着那个渐渐离去的粉色身影,然后赶忙道“晴明大人和源博雅大人率领众式神去黑夜山征伐黑晴明,但未料到平时庭院里最强大的妖怪之一的大天狗呵雪女居然是黑晴明的式神。另外最强大的几个妖怪——比如青行灯,花鸟卷等ssr强大的妖怪也负伤。现在因为桃花妖和樱花妖之前也是新来的式神,星级也没有花鸟卷星级大,所以花鸟卷姐姐一阵亡,被作为主力的青行灯大人也身负重伤。”
  好不容易说完后,帚神喘了喘气。
  “那还等什么?莹草,樱姐姐,我们快去帮花鸟卷姐姐治疗大家吧!”桃花妖急促地说道。
  怎么可能?
  大天狗大人怎么可能是背叛者?
  辉夜姬久久不能反应过来。
  直到前去支援的队伍也已经被组织好了。在阎魔的带领下,大家正准备浩浩荡荡地出发时,突然拿本来坐在樱花树下发呆的黑发女孩突然急切地叫道。
  “等等,阎魔大人,请带我一个去!”
  阎魔本来就坐在那厚实的云朵上。听到女孩的声音后,她一回头,就看到那瘦弱的辉夜姬坚定的眼神。
  “你现在还不可以。夜姬你现在只是三星的妖怪。虽然你的级别是ssr,单在战场容易伤害到你,再说了你再第一次被安倍晴明带到庭院去刷御魂时,你都已经受伤了。怎么可以现在去呢?”
  阎魔句句属实。虽然里面也带着关心的成分,但是辉夜姬就不高兴了。
  “可是,可是……”辉夜姬说着说着就难受起来。一想到大天狗大人现在背叛了晴明大人,现在他心中肯定也不好受。他是一个那么强大的妖怪,怎么可能会屈心屈服黑晴明呢?
  “好了好了,你随我一同前去吧!”阎魔最看不得可爱的女孩子落泪,于是一伸手也就把辉夜姬从地上拉到了那朵厚实的云朵上坐好。
  辉夜姬坐在那厚重的云上,此时她眼眶还是红的。
  她要赶紧去找到大天狗大人。
  她要赶紧去安慰大天狗大人。
  就像之前大天狗大人细心在案前给她书写那一首首优雅的和歌一般。
  就像之前她失眠时坐在樱花树下听着樱花树上那位金发少年吹奏着笛子时的温柔。
  辉夜姬紧紧按着手中那片竹叶,眉头紧紧锁着。
  此时阎魔看到辉夜姬那痛苦的面容,也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自古美人都会为情所困。”
  跟着云的指引后,大家就到达了黑夜山。此时天色已暗,月亮也没有挂在天空。渺茫的夜空伸向原处的无边无际,没有一颗星星在空中闪烁。
  远远就看到有一点点青色的光在空中微微地闪耀。阎魔率领众人纷纷下落,直奔青光而去。
  此时青行灯正坐在晴明的腿上,(???不是晴灯)妖刀姬正在青行灯腿前为青行灯包扎腿的伤口。花鸟卷也在努力地为茨木酒吞恢复血值。神乐的鱼正在和惠比寿爷爷的鲤鱼在巡逻。
  看到阎魔和众人的来临,大家顿时也就打气了精神。
  “晴明,我们来了。”阎魔拉着辉夜姬从云上下来。
  “好,你们来了就好,”晴明欣慰地说,“那桃花妖和樱花妖你们就要累一些了。你们去帮助花鸟卷治疗妖怪。其它的sr级妖怪去巡逻。”
  “是!”
  “晴明大人,请问……大……大天狗大人……现在——可好?”辉夜姬一步上前,双手紧紧攥着和服的袖子口,低垂着脑袋问道。
  “你说的是大天狗?”晴明道“大天狗他和雪女是黑晴明的式神,在最后的关头,青行灯一记吸魂灯打了过去,大天狗本应因为死亡而下场的,但是由于他的灵魂好像被黑晴明被用秘法锁住了灵魂,所以大天狗应该已经……已经死了……“晴明看着眼前脸色发白的黑眸女孩缓缓道。
  “不……大天狗大人……他还没死……”辉夜姬紧紧攥着那片竹叶,喃喃自语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