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早见歌城

金铃索最可爱啦୧(๑•̀ㅁ•́๑)૭✧

【竹影扰风】2

  “汝弹奏的可是《雨碎江南》?”大天狗听了一阵子后,不禁发问道。
  “是的。”辉夜姬抬起娇俏的小脸,温婉地一笑。那笑容好像是秋天落叶渐渐落在水面,泛起了阵阵涟漪。
  “我还是人类的时候,曾经和爹爹的侍女学过这首曲子。这首曲子的旋律婉转动听。那时我曾被那凡俗世间的男子所纠缠,日日夜夜扰得我的心不能安静。此时那侍女就教了我这首可以让心情平复的曲子。
  “以后如果还有哪些凡夫俗子再来不眠不休地纠缠你,汝……汝就去用风卷他!”大天狗义愤填膺地拿着团扇在空中一挥。
  最低起步就是羽刃风暴?辉夜姬想到这里,觉得说出此话的大天狗大人真是太好玩了。
  “哈哈,大天狗大人,您刚刚说话的时候真的好可爱呀!”辉夜姬右臂的和袖轻轻掩面,绽放出夺目的笑容。
  大天狗看了看笑着的辉夜姬,于是从怀中取出一管深绿色的笛子。那笛子外观十分修长,在笛子微端有一个挂挂饰的洞口,可下方啥也没有。
  仿佛是看穿了辉夜姬的疑问,大天狗解释道“之前这笛子上是挂着一块平安符的。但是之前在打御魂时不小心被使出的风卷走了。”
  说罢,大天狗抬起笛子,轻放在唇边。
  辉夜姬也重新调好琴弦,开始弹奏起来。
  月亮开始升起来了。透明的月光洒过樱花树,淡淡的金色笼罩着那坐在树上的吹笛少年和坐在树下的弹琴少女。
  那音乐似一股清流般在空中缓缓流淌。时而跌宕起伏,时而平静地就宛如一块泛不起波纹的镜子。
  终于,这一曲好像两个人合奏了许久,终于在月光下落幕了。
  大天狗坐在辉夜姬身后,轻轻地从后面抱着辉夜姬瘦弱的身体。
  “明日吾将会应了那晴明的一件重要的事情,汝好好在寮里等着吾的归来。等吾胜利归来,必将会带汝去走遍这天涯海角。”
  “啊?大天狗的大人要去哪?”
  “吾去哪儿汝不要管,在吾不在时不要再闹事了。汝之前在空中飙那竹竿结果竹竿坏了从半空中掉下来还是吾帮你包扎的,这下吾去完成任务时,汝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大天狗揉了揉辉夜姬的长发,似笑非笑地看着被揉长发的辉夜姬稍红的脸庞。
  “嗯。”
  第二天,大天狗随着雪女和一堆式神离开了庭院。辉夜姬很是郁闷,虽然自己是ssr的妖怪,但是自己也就才三星,连他们去哪里了都不知道。
  没有大天狗大人给她伴奏的日子,辉夜姬感觉自己的古筝根本就毫无心情弹下去。
  她在大天狗临走前,以自己的一根发丝为绳,从袖中取出一片翠绿的竹叶,柔声道,“大天狗大人,这是我在之前栖息的竹林中,寻到的最美的竹叶,我一直把它当做了护身符。你就把它挂在笛子上,想念我的时候就看看这竹叶吧。”
  她那时眼眶里溢满了眼泪,大天狗也不好拒绝,于是也就收下了那由发绳拴住的竹叶。
  在一旁也随着送别的樱花姬掩面轻笑。面前那黑发少女和那金发少年都依依不舍,怎么可能分的开呢?
  “阿夜,大天狗大人也该走了。你就在庭院里好好对等大人的好消息吧!”站在樱花姬身边的桃花姬也看清了这状况,好笑的将两个人拉开。
  此时辉夜姬斜靠在樱花树下,纤纤玉手裸露在水袖之外,轻抚着那琴弦,则左手则握住一片竹叶。如果此时桃花姬或者是樱花姬在的话,就能拿认出来那是辉夜姬在给大天狗送别时送的定情之物。
  突然她头上的樱花传来一阵声音。辉夜姬抬头一看,一个女孩子从树上跳了下来。她有着一头长长的粉发,身穿一席浅粉的和服,脚踏高高的木屐。
  “我是桃花妖。”像是看穿了樱花姬的疑问,桃花妖笑了笑。
  ”这年头桃花妖都从樱花树上蹦下来。”辉夜姬想道。
  “阿夜,你为什么如此闷闷不乐?”桃花妖看着辉夜姬这愁眉苦脸的倾国之容,不由得觉得好笑。
  “没什么。”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大天狗大人呢?
  大天狗大人最初只是和她栖息在同一片竹林罢了。
  桃花妖挥袂掩颜低首吃吃笑出脆声儿,抬帘间见人扭曲之容笑意愈加浓烈,连唇瓣都合不紧只得盖住下容唇角弧度上扬.
  “整个庭院都知道大天狗大人喜欢你,你也喜欢大天狗大人。也就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我,我……”辉夜姬无奈着拿着一瓣樱花,若有所思地摘着那樱花瓣。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喜欢……我,我只是想早上起来看见大天狗大人那被阳光细细雕刻的容貌。睡前想看着他入睡。现在他不在庭院,我觉得都我满眼都是他……”辉夜姬的声音渐渐小声下来,一晕粉红色也爬上了她的耳朵尖。
  “笨蛋,那就是人类常说的喜欢啊!”桃花妖伸出手在辉夜姬额头上轻轻一弹,说道。
  辉夜姬也不好意思地从那水袖中取出一把折扇,随后挡住了自己溢满了天上星光的双眸。
  “不好了!不好了!”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