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早见歌城

金铃索最可爱啦୧(๑•̀ㅁ•́๑)૭✧

【夜影扰风】1

  【夜影扰风】大天狗x辉夜姬
  你听过辉夜姬的芳名吗?
  她犹如一位月中仙子,有着出尘的气质。
  她起舞时就好像中国的故宫御花园里的荷花一般清丽。
  她不同于那些世俗的胭脂抹粉的女人。她就如同中国古代的《爱莲说》里的那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一般。
  “一位伐竹子的老头后他的老伴一直没有孩子。有一天他在砍竹子时,在竹心中取到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女孩。那小女孩曾有着‘倾国倾城’,‘沉鱼落雁’的绝世美人之称。她曾经的名字为‘’。而‘辉夜姬’之称也是晴明大人为她取的。”
  青行灯坐在樱花树下,面对着围成一圈的小妖怪们,讲述着她搜集来的怪谈。
  “青行灯姐姐,如果辉夜姬身为绝世美女。那为什么没有什么贵族子弟追求她呢?”在青行灯面前的那位强大的妖怪——茨木童子怀里的那个绿色系的小女孩疑问道。她长长的绿发梳拢成高马尾,扎在脑后。活泼可爱的笑靥衬托地她甜美动人。
  “别急呀小草,”青行灯忍着吃狗粮的怒火,对着小草嫣然一笑。“当初有五个贵族子弟向辉夜姬求婚。但是辉夜姬自己不同意呀!她就提出了条件,给五个贵族子弟五个稀世之宝让他们为她寻来。可是这些求婚者都遭到失败。这时皇帝想凭借权势来强娶她,也遭到了辉夜姬的拒绝。”
  “然后呢辉夜姬就升上月宫了。所以呢这个怪谈就结束了哟。小妖怪大妖怪们都散了吧啊。”青行灯忍着吐槽笑着散客。
  “可是……辉夜姬升上月宫后为什么会成为晴明大人的式神呢?”
  青行灯笑着看向了樱花树上那重重叠叠的樱花中那双被一把写着"祭"的团扇挡住的蓝色双眸。
  “预知后事就请去问辉夜姬本人哟!”青行灯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长发。随着她的心念一动,那盏青莲灯也已经被她召唤了过来。她随后抬起双腿,坐在了那灯杆之上。那青莲灯便载着她离开了这樱花树下。
  “啊~好没劲嘛~”那小到r级的天邪鬼,大到ssr级的花鸟卷也都纷纷抱怨着离开了这树荫地下。没有了青行灯的怪谈故事,呆在这庭院也只是虚度光阴罢了。
  晚上,细碎的月光洒进了庭院的樱花树。樱花树在月光下朦朦胧胧地在地上映出树影。
  青行灯和青莲灯坐在樱花树下赏花时,突然头上传来一道声音。
  “汝不应该和小妖怪讲夜姬之事。”
  “啊啦,这可以理解为大义的护妻行为吗?”青行灯似笑非笑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一个坐在重重叠叠的樱花里的少年。
  “哼。”大天狗转了一个身,换了一个方向,看向了他身后的那个庭院。
  青行灯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的背影,心念一动,召唤出了那修长的青莲灯,那灯也载着她离开了这里。
  而树上的大天狗望向了那个在屏风后动着的绰约身影,陷入了沉思。
  吾怎么可能喜欢上了这个新来的妖怪?
  她只不过最开始也客居在和吾栖息的同一片竹林,仅此而已。
  过了不久,一个身影抱着一把琴,从屏风后面飘了出来。那女孩长得可极为俊俏!一头宛如漆黑的、夜空的长发如瀑布般散落在脑后,熠熠生辉的眸子就像两块琥琥珀镶嵌在那吹弹可破的脸颊上。一身宽松的明黄色的和服松垮垮地套在身上。纤纤玉手裸露在宽大的和服水袖之外。她就像一朵不沾染世间灰尘的清莲。
  “汝的身子还并未痊愈,怎么可以随自出屋还随意走动?”大天狗随即飞下樱花树,双手扶着那女孩那瘦弱的双肩。
  “大天狗大人,我只是在房中闲着无聊。您给我搜集来的和歌我已经念了好几遍,还抄下来贴在案上。但奈何这时间太长了。所以我想出来弹弹古筝。”辉夜姬微笑着说道。还是幼儿身的她看起来也就才14,15岁的感觉。
  “那……吾来帮汝来搬这古筝吧!”大天狗抱过看起来比辉夜姬上身还长的古琴,说道。
  “好啊!谢谢大天狗大人了哦!”辉夜姬弯眸一笑。此时,一阵轻柔的凉风吹下树上朵朵樱花。樱花在空中绕了个圈,轻轻落在大天狗的唇上,也落在了辉夜姬的秀发上。
  “哎呀,大天狗大人,有花落在您的唇上了,让我来帮您拿下来吧。”还未等大天狗反应过来,辉夜姬一步上前,轻轻拿下了落在他唇上的樱花。
  此时他们的脸只差几厘米之远。大天狗的脸“唰”地就红了。
  “汝……汝快去弹琴吧!”大天狗转过身,道。
  “嗯!”
  辉夜姬在樱花树下坐下,大天狗帮她把古筝摆放在她面前。
  辉夜姬伸出纤纤细手,在那琴弦上不断的飞舞。那双玉手就宛如一双飞舞的蝴蝶。琴声有时如汹涌澎湃的涛浪,有时如彩女舞蹈时飞舞的水袖。
  断虹落屏山,斜雁着行安。
  钉铃双琢木,错落千珠拌。
  愁龙啼玉海,夜燕语雕阑。
  只应桓叔夏,重起为君弹。
  (——杨维桢《鸣筝曲》)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