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索最可爱啦୧(๑•̀ㅁ•́๑)૭✧

[刀剑乱舞同人/骨喰藤四郎乙女向]华灯初上

      月凉如水,刚经过细雨洗礼后的长安城有如笼罩着一层薄雾,岚烟浅笑着舒卷河边细嫩的柳条。
                   我轻踮脚尖,手里握着一串酥软的红糖葫芦,小心翼翼的与骨喰走在河边。长安城里繁华依旧。华灯初上,夜香初炷,元宵的长安之夜热闹非凡,特别是细雨朦胧的晚间,我可以嗅到骨喰身上那股特别的清香夹杂着湿润的青草气息。
                    「呐,骨喰君……」我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襟,面色晦暗的低垂着头。有些犹豫的扯了扯唇角,如水般澄澈的双眸在眼眶里打转。贝齿紧紧咬紧下唇,似乎是下定决心般启唇。
                  「走了那么久,我的腿有点软……」我小心翼翼的轻微抬眸,似乎想看到他不一样的表情。「你……你能不能,……背我到放灯的河岸边……?」
                   越说越没勇气,声音渐渐淡了下来,最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
                     骨喰看向我,我由于低垂着脑袋,所以忽略了什么。此时我紧张的能感觉到胸口的心在跳跃的厉害,犹如飞渡悬崖的羚羊般跳动着。双手纠结的拉着衣裙上的丝带搓揉着。
                    [果,果然还是不行吗……]我好像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只闻见溪水泠泠,轻风拂过时柳叶簌簌。
                  雾霭迷茫,竹翠柏影曳,万籁俱静,天山共色。
                  [哎——?!]脚下突然一轻,我整个人都离开了地面。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和骨喰对上了双眸。晚间月光很是清凉,随风舞动的柳叶筛碎了月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的眼眸那莫纯粹而又深邃的紫色宛如琉璃,我的身影在他眼眸中被月光细细勾勒。
                 [……还是太轻了。]骨喰启唇,感觉很是无奈道。笑容虽然拒人之外,但也意外的令人带有安心的感觉。我趴在他的背上,额前滑落的长发遮住了我烫红的脸颊。
                杏眼紧合,柳眉微蹙,娇唇微启,酥胸起伏。
                 寂空天上星儿遥,静色夜中月儿缭。
               仙竹缀溪散滢光,寂空天上星儿晃。
               很是……令人安心。

                 不知道是何时到达的,媚眼朦胧初睁时,恍见竹外少年,浅笑依然。
                脚下这条长河倒映着天上璀璨的星河,星宿沿着既定的轨道运行,光良而又虚渺的星云穿梭其中。耳旁是人们的欢声笑语。放眼望去,身着翩然长裙的女子纷纷与相伴的少年携手赏灯。一盏又一盏的孔明灯晕着浅浅朦胧的光,随着落在水面上荡出一圈圈涟漪的桃花随着流水杳然远逝。
                       身侧就站着仰慕已久的骨喰,我盯着脚下葳蕤的草叶,心很是不争气的狂跳起来。突然放眼望去看见脚下正好飘去一盏精致的灯。灯罩是浅色的纸,那画上嫦娥侧倾躺于月上,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碧紫青丝泻落洒开,荡起湖面圈圈漪涟,脑袋拢于广袖中,垂只仙枝划水玩儿。我很是惊喜,弯腰拾起这盏灯,隐隐约约看着这妙龄女子旁细笔勾勒的行字。
                   [山有木兮……木有枝,君……]由于里面微弱的火苗跳动着,使得字若隐若现。我抬手擦了擦眼。[君悦君兮……君可……君可知?]
                [我知。]
                 朦胧的细雨不知何时又下了起来,清寂的烟雨绵绵,错杂的斜线交织濡染。我愕然的抬起头,正好与他对视。朦胧的细雨穿插其中,使我看不清他的面容。
                轻意清清,习逸淅淅

评论(1)
热度(17)

© 软兔酒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