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索最可爱啦୧(๑•̀ㅁ•́๑)૭✧

『刀剑乱舞同人/骨喰乙女向』你是魔女的所属物

『刀剑乱舞同人/骨喰藤四郎x审神者』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她手持着一柄修长的法杖,踏着轻盈的脚步优美的经过凌乱不堪的死人堆。滚烫的火焰如毒蛇般盘在地上,试图吞噬一切生物。但当火舌卷到她脚下时,犹如臣子般恭敬的退下,像在风中肆意舒展的一阵宝石蓝轻烟。她并没有在意脚旁的褴褛骷髅,而是沿着道路直通终点。
“喂,少年。”她半蹲在那个稚嫩的男孩面前,深蓝色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背后,宛如盛开了一朵蓝色妖姬般,衬托出了魔女纤细的腰肢。魔女寂以歪着脑袋,巧笑嫣然的挑高眼眉。“告诉我。魔女晶石是你盗窃的吗?”
面前这个银发男孩,即使在魔女的注视下也面不改色的盯着面前。慢慢溃散的眼瞳中映出了犹如人间地狱般的场景。
“放心吧,我会陪你长大的。”她将他揽入怀里,任由帽檐遮挡住了自己神情。“一直……一直……陪你长大……”

魔法历1314年,处于东之魔女管辖的村庄遭到屠杀,仅存者只是一名三岁不到的银发男孩子。现已被南之魔女收养。

魔女,都是怪物。她们拥有者强大的魔力,变幻出她们所需要的一切,随心所欲。她们也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上。

“你们魔女,难道都是怪物吗?”少年的骨喰,合起手上摊开的那本厚厚的书,抬头询问着。也许是幼年时经过了屠村的记忆,以至于他不喜微笑,脸上面无表情。“如果是怪物,那你们什么时候可以死呢?”
寂以正瘫坐在壁炉前的沙发里。听到对面那个已经长大了的男孩如此询问,她好笑的想了想,单手撑在面前摆放了一堆书的单桌上,撩起骨喰的下巴,紧紧的对视着他那双冷若冰霜的眼眸。
“嘛……”似乎是有些犹豫,寂以蓝色的眼眸里波光流转,“放心吧,本魔女大人不会那么快死的。我会陪你一直到老。”似乎是发现自己说的意思有些不对,她抬手撩起垂落锁骨上的一缕长发别在耳后。“我会看着你长大到一堆白骨,我会在你死后吞噬你的灵魂。但年龄越大,灵魂也就越好吃哦。所以别那么早死掉哦。”
“那就说好了,魔女。”骨喰似不畏惧的紧紧盯着她那双深不见底的蓝色眼眸。那双眼眸并不像广袤的海洋,而是黑洞般吸收着眼前的一切。“我不会死的那么早……而你也不能死。”
像是听到了意想不到的答案,寂以微微愣了愣,随后手腕一发力,重新躺回了自己的沙发,像是在讲述着笑话般“哎呀呀,今日骨喰怎么变了个人似的,今天说的这些话实在是让我开心得很呢。”
骨喰并未理她,自顾自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这本书。随即,像是被一行字吸住了目光。瞳孔收缩着,像是不可思议般的瞪大了眼眸。
“魔女是没有感情的生物。她们不懂得爱的真谛。”

寂以很高兴,最近的骨喰不再用敌人的目光看着她了。他最近好像找到了自己的乐趣,自顾自的自己练习着挥刀。挥刀的骨喰很是认真,细腻的发丝黏着汗水紧贴在皮肤上。看来人类的男孩子越长也是越好看啊。寂以点点头,去收拾被骨喰弄乱的书架了。她有很多书,但是她不怎么翻。但骨喰似乎很喜欢这些书,如饥似渴的阅读这些书。收拾完后,她就离开去参加魔女集会了。今天要处
理的事也很多,她们要审判当年屠村了的东之魔女。她当年窃走了魔女晶石,肆意妄为的运用晶石去吸取她所管的地区的水源资源,供自己炼药用。
当她匆忙赶到集会时,大家基本都来齐了。突然,从下面报上了一条信息,“东之魔女已逃离牢狱,目前已不知去向。”

糟糕!她们匆忙赶往了东之魔女的住处,寂以却意外的看到了自己庇护下的男孩子。
“别动!”她肆意的叫嚣着,手里正拉着骨喰,充满恨意的面庞已经扭曲。“若不是他……他盗取了我的晶石,我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她怀里的骨喰已陷入昏迷。寂以着急了,她的所属物怎么可以落到别人手里!

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前方是深邃而又无边无际的黑暗,高高抬起手于空中也是伸手不见五指。隐约感到空气中并非是想象中黑暗的冰冷而是无由的燥热。时不时滚烫的火舌会爬上他的脚跟随后消失不见。
!!!
他猛地醒来,身旁是照料他但是已经睡熟了的寂以。寂以身为魔女,年龄不知道有多大,但现在骨喰已经长得比她还高了。睡着了的寂以就像拔掉了利齿般温顺的小动物,不会说出一些很毒的话语。
要是一直能……保持眼下这副场景就好了。
寂以慢慢也醒了,她坐在她的椅子上,伸了懒腰后一直在打着哈欠。
“你……眼睛受伤了?”他包含着疑问的话语回着。连他也不知道,这话语中夹杂了无数情感。
“感谢本小姐吧。为了救你连眼睛都失去了。”寂以的刘海好像变得更长了,足以遮住了她的眼睛。她慵懒的说着,重新趴在了骨喰的床边,“我再睡一会……吃饭时记得叫……”话音未落,她已经重新睡着了。
朦胧的情绪已经在空气中发酵成长。骨喰无奈的摇摇头,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怪物的。

她是被一阵香味唤醒的。
“骨喰没想到你也会做饭。”寂以坐在床沿,微晃小腿嬉笑着。以前总是恶言相对的骨喰现在居然在为她做饭。有种莫名的情绪正充斥着她的内心,就连那香味也难以描述此时她的情绪。
“你坐好,我喂你。”骨喰手持着小碗,坐在寂以的旁边。他持着银匙从边缘的粥轻轻舀起一小勺腾着热气的米粥,轻轻的往上吹着气。
“哼本小姐才不吃这……”话虽说这么说,寂以确是乖乖张开了嘴巴。阳光通过阁楼的窗户照耀下来,朦胧的光线覆盖这他们,迷蒙的光线若隐若现。
“我喜欢你。”骨喰突然开口,静静的说道。虽然话语中并未任何起伏波澜,但在寂以无法看到的世界中,骨喰的脸已经微微红了起来。
这句话,他曾经无数次自己面对着镜子念过。本来他以为他会怨恨毁灭他一切的魔女。
最终还是日久生情。
“……”寂以静静的咽下了那口粥,启唇疑问道。“喜欢……是什么意思?”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摔了碗就走了,”寂以很无辜的对着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魔镜说道。
魔镜看着寂以这愁眉苦脸的容貌,不由得觉得好笑。“他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让你如此情绪不好?你可是魔女啊,见过大风大浪的魔女。”
“没什么……”寂以闷闷不乐的翻了个身背对着魔镜,突然双腿在被褥上往后一蹬,整个人爬了起来。“镜子,喜欢是什么意思?骨喰说喜欢我,我问他什么意思,他就生气了。”
  魔镜吃吃笑出脆声儿,见人扭曲之容笑意愈加浓烈。
  “哈哈哈哈哈哈……怪不得骨喰那孩子会生气。也对,魔女是不懂的人类的情绪的。”
  “我,我……”寂以无奈着拿着床边花瓶摘下来的玫瑰,若有所思地摘着那玫瑰花瓣。“唉……镜子快告诉我什么是喜欢嘛!”
      镜子便开始了滔滔不绝的训话,“你看人类之间,如果女性喜欢男性,那么男性做什么,比如说她傻瓜什么的,她都不会生气。可是换作其他人那可就不一定了!”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喜欢……我,我只是想早上起来看见骨喰那被阳光细细雕刻的容貌。睡前想看着他入睡。现在我失去了眼睛,我觉得都我满眼都是他……”寂以的声音渐渐小声下来,一晕粉红色也爬上了她的耳朵尖。
  “笨蛋,那就是人类常说的喜欢啊!”魔镜恨不得长出一只手敲她脑袋,“你若是这样对待他,小心他就不喜欢你了!”
      什,什么?他敢不喜欢我?
      果然,想想就很气!他会不喜欢我?

     一夜未眠的寂以最终还是有了黑眼圈。毕竟她是魔女,眼睛慢慢的也能看清一点光线,但依然是很模糊。这时候,骨喰抬帘走了进来。
     “该吃饭了。”他小心翼翼的把手里的碗筷放好,准备和昨天一样喂她。无法走动的魔女真是太安静又可爱了,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一样。
     “骨喰,我命令你,喜欢我!”寂以很不开心,她拍着自己身上的毯子,眼眸处微红,感觉要哭出来似的。
     “……恩?”骨喰听到了,居然和往常不一样居然笑了起来,“你难道以为……我不喜欢你?”
    “谁,谁说的!”像是被戳破了心事般,寂以俏脸微红,整个人完全埋没在了被子里,“我才没有……没有说过呢!”
     “哦?”骨喰单手撑在床上,抬起寂以的下巴,深蓝色的发丝从脸旁划过,衬出了寂以的俏脸上红晕。“那么……我不喜欢你,可以吗?”
      “你,你……”寂以整个人往后缩,恨不得整个人塞入被子里。“伶牙俐齿!”
      “以后,我来当你的眼睛吧。”他低下头,目光顿时变得火热起来。看着那近在眼前的粉嫩红唇,缓缓俯下身子。
寂以俏脸羞涩的通红,但却并没有闪避,抬起双臂,圈住了他的颈。

我来凑个热闹!写的是 @lucid 小姐姐家的寂以女儿。特别喜欢她家的大女儿二女儿QwQ超期待她们的故事。我想写个bad  end,就是厌恶魔女的骨喰把魔女杀了的,但是写着写着就勉强happy  end结尾了qwq小姐姐不要打我手下留情,题目实在想不到就瞎写的qwq

评论(11)
热度(20)

© 振早见歌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