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索最可爱啦୧(๑•̀ㅁ•́๑)૭✧

『刀剑乱舞/乙女向』告白诗

『告白诗』
骨喰藤四郎x审神者   情人节tag

我十分纠结着,不知道是否该提起电话筒。这样子会不会有损形象?就算我们是情侣关系,这样子会不会给他带来极大的困扰?
内心在不停的纠结着,手神使鬼差的拉起了电话筒。电话亭外很是寂静,由于是早上的气温有点低,我哆哆嗦嗦的微微颤抖着,双手哈着热气希望能没有那么冷。未若柳絮的雪纷纷扬扬地下着,耳边只听得到我的呼吸声和电话里传来的忙音。
感觉过了一个世纪般,我发觉手中的电话筒振动了,带有少年时期的声线好似还未起床般懒洋洋的分毫不差传到我耳朵。
“……喂,您好,请问您是……”
笨骨喰!居然还没起来,叫我一个女孩子在雪中等着他起来吗?我气鼓鼓的瞪着眼,生气的在电话筒里吼着:
“歪?骨喰,爱你,挂了。”
随后生气的把电话筒摔回了电话上。带有欧式风格的红色电话亭外,玻璃上已经镀着了一层洁白的雪。我后退了一步,脑海中是闺密不紧不慢的话语。
“你看看别人谈恋爱都把男朋友抓得死死的,你这样对骨喰不紧不慢的很容易让他移情别恋的啊!”
“我昨天从骨喰家门口经过时,看见了骨喰正拉着一个橙色头发的女孩子进家。你确定你还不出手?”
“你知道吗?隔壁班的织子同学分手了,因为她和你一样对自己男朋友不紧不慢,然后男朋友出轨了。”
……
够了!不要再说了!
我痛苦的慢慢蹲下,黑色如墨的长发从肩头滑落,天蓝色的眼眸中已是水雾一片。天地中仿佛只剩下了我自己。我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好像这样就能为自己创造出一片狭小的空间一样。明明今天是情人节,为什么他对待今天的约会都不紧不慢的?昨天傍晚一起回家时,就看到他有点着急,心思完全不在今天的约会计划上。把视角远远的望过去,只看到一个橙色长发的女孩子手里领着购物袋等他。我的心一凝,随即甩手脱离了他牵着的手,用出了当年体育中考时的50米冲刺速度跑着离开了他。我也不知道那时他是什么目光,我只感觉到了心很疼。跑着跑着,眼泪便不争气的滴落下来。
“唉。”一句轻微的叹息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我泪眼朦胧的微微抬头,只隐约看见了一个少年拉开了电话亭的门。随后,我发现自己被紧紧的抱住了。
“你……你干什么!”我慌张的想要脱离这个人的怀抱,抬起头一看,正是刚刚电话另一边的骨喰。他银紫色的长发在我颈部扫着,让我微微有点痒,想着想着眼泪就滴落下来了。
“笨蛋。”他好似有些心疼似的,紧紧的搂住了我,好似这样就能给我带来温暖一样。我拼命想脱离他,但毕竟是一个女孩子,体力不敌男生。
“别……别以为这样就能唬住我!”我断断续续的带着哭腔说着,想从话语里找出一丝理所当然寻人的愤怒。“你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偷偷交了一个女朋友。对,就是那个……橙色长发的女孩子……你干什……”
话还未说完,只看到面前的脸好似放大了无数倍,随后,堵住了我接下来想说的话。
“唔……唔!”我拼命的想挣扎着,却无奈放弃。这是一个绵长而又掠夺了一切的吻。骨喰双手托着我的脑袋,不肯给我一丝呼吸断机会。细小的呻吟和挣扎都被这个吻给掠夺。酥麻的电流好像传遍了全身,身下腿也软到动弹不得,几乎站立不住。
快……快要呼吸不了了……
过了半个世纪之久,在我快要因为长期缺氧到窒息而死时,那双薄唇终于离开了我的面颊。此时我已经羞涩的满面通红,面颊温度实在是烫人,好像高烧一般。
我慌张的大口呼吸着晨间微寒的空气,双手捧着熟的和苹果般的脸蛋站在那。那剥夺了我初吻的男孩站在我身前,好像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角:“多谢款待。”
……!!
“骨……骨喰藤四郎!”
我刚想抬手挥拳,却被他快速捕捉到了缺点。他拉着我的手腕往前一拽,我狼狈地踉跄了几步跌倒了他怀里。刚想兴师问罪,就听到了他那犹如冰山般的声线。
“你昨天看到的那橙发的孩子其实是我弟弟乱藤四郎。脑袋瓜都想些什么呢。”他抬手轻敲了我几下脑门,宠溺的目光好像要把我淹没。
……弟弟?
好像听他说过他有很多弟弟。其中有一个孩子的长相和女孩一样好看。我……我怎么就误会了呢……
『嫉妒使我扭曲。』

随便写了一个小片段,本开想写其他的可是从来没写过吃醋之类的qw

评论(3)
热度(26)

© 振早见歌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