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索最可爱啦୧(๑•̀ㅁ•́๑)૭✧

【阴阳师/大天狗x雪女】及时雨

『及时雨』
我本是人类。
但我是冰元素之女。
就在那一天,我被原本的父母抛弃到了这片广袤无垠的冰川雪原。也许是因为我是家族的双生子的其中的妹妹?也或许是因为我出生时的时辰不吉利吧。当我在发呆或是在小憩之时,我就会想起我的过去。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好想的了。
山神大人当年看我可怜,于是用冰雪给我铸造了这具脆弱而又坚固的身体。我背负着山神大人交于我的重任,守护着这雪山内唯一的一朵千年的天山雪莲,并且掌管着这冬天的雪。这天山雪莲就是拴着我的命的钥匙,如若被摘下,我离离去这世界的日子也不远了。
就在那一天,我下山陪伴小草在浅浅的雪里陪它堆雪人。即使我平时也会经常下山,但那只是为了守护这雪莲去吸取山下的旅人的精气来补充妖力。传说中雪女是有着倾国倾城的姿色的妖精,会在人类跪拜到她的石榴裙下时,吸取他的魂魄作养分,这一点也不错。看着小草笑靥如花,我虽然表面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但是心里还是很欣慰的。她是我在300年时捡到的小女妖,在我的保护下她也不会畏惧冰雪。
我正笑意盈盈地低着头看着脚下被我用脚在雪上划出的图案时,回眸处突然泛起了淡淡的金光。我低头对小草嘱咐几句后边腾身飞了起来,被我带动的雪花围着我旋转,萦绕着浅浅的蓝光。那是一个金发的少年穿着一身月色白的狩衣,艰难的往前行走。月光的光辉背对着他,凄凉的光映着他瘦弱的脸庞。他好像是看到了我的存在,抬起沉重的眼皮看了我一眼,便倒了下去。
“他的精力貌似很是旺盛呢。养好了就算是上等的养分。”我抱着这样的想法,看了一眼小草。小草仿佛是懂了我的意思,她立马转身回山上。我右手轻轻抬起,紧接着耳边传来风声。交织着雪的风卷起少年,我把他带到了一个临时的山洞歇息。
他醒来时,月已经高挂天空了,月色如水,流淌在雪白的雪地上。雪早已停下。漫天的星辰映入眼帘,星宿沿着既定的轨道运行,光亮而虚渺的星云穿梭其中,黑暗的穹庐无限深远,星辰明明灭灭,恍如恒河之沙。
真是好运气!这样的夜色我一生中也只是才看了几次,没想到我今日就碰上了。难道这就是那些弱小的人类口中的“好人有好报”吗?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如同风的声音。我一回头,看到他正看着我。我向他解释了目前的状况,并说自己是雪山的旅人,碰巧救了他。
他看上去并没有怀疑,反而还责怪我为什么不生堆火来取暖。真是傻瓜,雪女怎么可以取暖呢。雪女是没有温度的啊。
于是下半夜我和他都无法入眠。我和他一起坐在山洞前,观赏着这绝美的夜色。他说,他的朋友--辉夜因战斗时被下蛊,所以需要雪原的雪莲来救治。于是他跨越了半个大陆,终于来到了这片绝色的雪原。来寻找传说的雪莲。
我很是好笑的低着头弯眸想着,对于我来说,承载了我一半灵魂的雪莲怎么可能说送人就送人?好歹我也是一位修炼了百年的妖精啊。我努力扯着唇角,想装出一副笑盈盈的模样。但不知因平时脸上很少有笑容,此时的我扯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我装作咳嗽了几声,巧笑嫣然地说雪莲是有一个叫雪灵的仙子守护,是不可能会摘到它的,来打击他的信心。却不知此时的我不同寻常,轻轻勾勒起的唇角犹如清浅之樱花翩然。没想到他并没有因为我的为难而放弃,反而和我讲起了他和她的故事。我看着他此时温柔的容颜,突然感觉很难受。就像......是心痛。
怎么可能。冰封的心,怎么可能会跳跃呢?
他问我怎么称呼我,我就说叫我灵吧。也是刚刚从“雪灵”这名字想到的。他看起来并没有怀疑,还用很好听的声音叫我。
“灵!”
我承认,那时候我感觉到了脸有点微微发烫。。
“灵,汝见过雪灵吗?雪灵好不好看啊?”
“没有。雪女不是只吸取男人的魂魄做养料吗?更何况……传言都说了,雪灵长的十分漂亮啊!”
“啊……吾是男人,长的也好看,会不会被雪女俘虏了灵魂?”
“……自恋。”

第二天,我陪着他走到了山顶。呼啸的风卷着雪花在我们身边吹过。为什么……我会感觉到这凛冽的风吹着我,让我感觉到了冷呢?啊啊,我可是雪女,没有温度的雪女啊。
不过,自从昨晚与他相谈,我已经笑得次数太多了。
雪女不应该有那么多表情的。

终于,我们到达了我照顾了几百年的雪莲的守护的圣地。那是在雪山的山巅,四处荒无人烟,被风吹起的长发拂过我的面庞。
好冷,真的好冷啊。
不同于此时我的难受,他看起来很是欣喜,想上去摘。我看着他这一路以来的欣喜与激动,自嘲的笑笑。我沉默着,我不想让他摘下这救命的雪莲。
为什么?
……只是因为,摘下了雪莲,我就会死。
对,仅此而已。
可是……里面好像还参杂了其他不同的情绪呢?
我到底……怎么了?以前的我,可不是这样慌张,束手无策的啊……
我一个向前拦住了他,淡淡的说道。
“难道你不好奇为什么雪灵没有来阻止你吗?”
他看着我,不解的眼眸中写满了疑惑。他缓缓地摇摇头。
“因为我就是雪灵。我守护了几百年的雪莲,怎么可以让你摘下。”
此时我的声音应该是很冷漠的吧,应该是不夹杂了一丝温暖的情感。
可是,心,好疼,好疼啊。
他先是愣了愣,最后他不停求我。我知道,其实他也是妖怪,虽然看起来修炼年数没我高,但是……如果打起来,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我最终还是答应他了。我看不下去他那种痛苦而又失望的表情。他为什么不对我发出攻击呢?我才能名正言顺的和他战斗啊。
我居然让他摘下了雪莲。他灿烂地笑着,那笑容优雅之中带着藏不住的欣喜,高贵之间带着几分淡淡的温柔,如同三月里袅袅的春风一般。
我看着他用我的生命救治了那个坐在竹上的小姑娘,他笑着,我也笑着。
只不过,我的笑容上,挂着一串晶莹的泪水。我知道,现在的我,只要一等到天亮,我就会消失在世界了。我拽了拽他的衣角,垂下头,软软的蓝色长发遮掩着我的表情。
应该是不堪?是痛苦?
雪女,是最能魅惑人的妖怪。
可是此时她却连她喜欢的人都留不住。
真是讽刺啊。
“陪我去看日出吧。”
他愣了愣,应该是想拒绝的吧。但毕竟拿了我的雪莲,他也不好拒绝。
我们坐在那散发着蓬勃生机的山上,天边渐渐泛起微微的胭脂红。
我及腰的长发最终渐渐化为黑色,眼眸从蓝色也化为人类的黑色。
他惊讶的看着我,说了一些我渐渐听不到的话语。
我告诉他我的来历,雪莲和我的关系,
“这黑发黑眸便是我人类时的模样。”
淡淡的荧光围绕着我。在他焦急的眼神中,一轮火红的圆日,从汹涌澎湃的云海中跳出。刹那间,天地透亮,万物生晖。碧空万里,千峦叠翠。回眸处,我对着朝阳对他微笑,金色的阳光将我的带泪的笑靥细细雕刻。
轻轻的叹息,并没有如图水流入海洋一般被无视,它分毫不差的传入我的耳。
“雪灵,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啊。”
火一样的灼热,却又闪闪发光的东西,叫做温暖。
我的双脚在消失。
“没关系,我还有双手呢。”用来拥抱你。
我的手在消失。
“没关系,我还有双眼呢。”用来注视你。
我的双眼在消失。
“没关系,我还有一颗心呢。”用来铭记你。
我喜欢你。

评论(2)
热度(28)

© 软兔酒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