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索最可爱啦୧(๑•̀ㅁ•́๑)૭✧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夜半听灯

【夜半听灯】大天狗x青行灯
  自己到底是何时成为妖怪的呢?
  每到青行灯小憩或是发呆之时,这个问题就会在她的脑海里回旋。
  她本不是妖怪的。在她记忆之中,她好像是在日本的四国区域的某一处神社里长大的。她本就是巫女供奉在神像前的那一盏渺小不起眼的,在晚上身旁会萦绕着淡淡的青色荧光的灯。
  她在白天高高站在那供奉神像的白玉桌上,享受着人们的跪拜,那插在神像前的香炉里有着十分好闻的檀木香味。那闪着白色光泽的白玉桌天天堆积成山的香灰会被神社的巫女用干燥的毛巾小心地擦拭着。
  每到夜晚属于她的时光,她就会尽力发散着自身青色的淡淡的光辉。即使着青色的光芒在这浩荡的神社空间中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就像那一粒微小的沙尘在广阔无垠的宇宙中那么的渺小一般。但她还是很满足。她也并未察觉到自己有着生命。
  每到三更,在神社外总会有若有若无的箫声。那若隐若现的箫声如同翩舞的蝴蝶般轻盈,不时如涛声汹涌,不时如在天空中自在逍遥的云彩。到子时,就像约定好的,吹奏箫的人会带着她的思绪离开这神社外圈的树木。
  直到那一天晚上,她满怀期待地等到了夜晚的三更,耳边却没传来那让她思绪万千的箫声。当她正在心中抱怨之时,突然神社的门被一道暗紫色的光破开。
  她的目光集聚在神社门口,一个黑发及腰,身着暗色的狩衣,脸上涂抹着奇异的紫色妆容的男人闯了进来。他身上伤痕累累,那暗色的狩衣上如同胭脂般鲜红的鲜血在黑夜中闪着光泽。紧接着一个张开着九条红色的大尾巴,身穿一席席酒红色长裙的女人也狼狈着逃了进来。她背对着那位有着紫色妆容的男人,像是在掩护似的。
  “黑晴明,你事到如今还想负隅顽抗吗?”一声雄厚的男声传来。紧接着进来一个男子。那男子一头暗红色的长发梳拢成马尾立在脑后,一身水干的他左手持着一张巨大的弓。
  随在其后的男子一头如图白雪的银发在脑后飘扬,一身雪白的狩衣衬托的他的皮肤也是十分的白。只不过令她吓了一跳,这个男子竟和那狼狈模样的黑衣男子相貌如图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呵,我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那位被称作黑晴明的男子伸出手,胡乱地抹了抹带有血丝的嘴角,狐媚地勾嘴一笑。即使带有血丝,他那魅惑的笑容也丝毫看不出来狼狈。

  “你……黑晴明,倘若你再不乖乖束手就擒,就别怪我源博雅的弓不客气!”说罢,那位自称源博雅的男人举起那张比他身子还宽大的弓。“晴明,你还在和他废话些什么!直接拿下他!”
  然而黑晴明的脸上并无任何畏惧之色。那被深紫色胭脂涂抹过后的面庞在黝黑的夜色中更显得又为神秘。
  “你若是在等大天狗的话,就不必需要费神拖时间了。”突然,那位被称作晴明的银发男子“啪嗒”一声合起扇子,那精致雕刻的五官笑起来也算是极为养眼。
  大天狗?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这个名字。那想必这位有着雪丝长发的男子就是那些香客口中的安倍晴明了。
  于是并未出乎安倍晴明意外,黑晴明的脸色突然暗下来。在黑晴明还在思考之时,从门口突然传来“扑啦啦”的拍翅声。
  那位展开着九条大尾巴的绝色美女一步上前,把黑晴明护在尾巴之后。
  “黑晴明大人,恕吾不能长陪尊贵的黑晴明大人左右了。”一声好听的男声从门口传来,经过了她的脑子,也传到了黑晴明和那位九尾狐。
  “大天狗!你……你居然背叛了黑晴明大人!”九尾狐咬牙切齿地吐出了一番话。而黑晴明则是眼睑垂下,乌黑的瞳孔紧紧盯着那位即将步入神社的男子。
  那位少年一头的金发就如同是那皎洁的月亮之色,钻蓝的双眸中萦绕着浅浅的蓝光。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在背后展开。
  “果然,你还是背叛了我吗?”黑晴明平静地看着少年,眼眸里平淡地就像一潭死水。
  “尊贵的黑晴明大人,汝还是顺了安倍晴明吧。安倍晴明能力超乎汝,超乎九尾狐,也是超乎了吾的想象。”大天狗毕恭毕敬地站在安倍晴明身后,鞠躬道。
  她则是懵了。因为这个声音她听过!在她之前有一夜在白玉桌上听箫声之时,听过这道声音。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双方就已经开大了。寒冷的暴风雪席卷着整个空间,闪烁着红光的身影在一片乌黑的鸦羽之间若隐若现。
  当双方的战争进行到如火如荼之时,黑晴明已经退到了那白玉桌之前。他顺手就操起了她的身外的灯罩,在意想不到的众人目光中狠狠地砸向了晴明那方。
  在众人的惊呼之时,那青色的灯在空中被甩出一道完美的抛弧线,方向则是那位大天狗大人。
  突然,那盏灯在即将砸落到大天狗身上之时,一道青色的光开始弥漫起来。以顺利不及掩耳之势,那盏灯化为一位少女。

评论(3)
热度(30)

© 振早见歌城 | Powered by LOFTER